南诏:百族居处的西南边陲政权史記 卷一百一十六 西南夷列傳第五十六漢書卷九十五  西南夷兩粵朝鮮傳第六十五

樊綽的《云南志》

《蛮书》简介
通典 卷第一百八十七 邊防三 南蠻上
漢書 卷九十五 西南夷兩粵传第六十五

樊绰《云南志》,是唐代仅存有关云南的专著,为研究唐代云南历史的最重要的资料。原书无名,后人著录,或称《云南记》、《云南史记》、《蛮书》、《南夷志》、《南蛮志》等等。这部书写于韦皋任云南安抚使之后,书内地名多称云南,如“云南界内途程”、“云南城镇”、“云南管内物产”等等;加之宋元之际多称为《云南志》,因此,以《云南志》为名较为恰当。

《云南志》共分十卷,对于自唐进入云南的交通途程、云南的重要山川、城镇,六诏和其他民族的概略,云南的物产及当时的农业生产情况,南诏的政治、军事制度、风俗习惯,以及与南诏毗连各国的大致情形,都有较为系统的记述。

樊綽《云南志》(看云南网)

据《云南志》载,南诏的政权组织,在国王之下,有清平官(相当于内地的宰相),每日“参议境内大事”。下有六曹:兵曹、户曹、客曹、刑曹、工曹、仓曹,另有断事曹长,军谋曹长,分别主管国家要政。地方上则万户设都督,千户设理人官,百户设总佐,递相管辖。在服色上,以绯紫二色为贵,“得紫后、有大功則得锦。又有超等殊功者,则得全披波罗皮(虎皮)。”披虎皮又分全披、前胸后背披、仅胸前披三等。即使头上戴的“头囊”,腰上系的带子,亦都有等级。

南诏的军事组织,也较细密。南诏王之下,有大军将,与清平官同列,参与议政,出则领要害城镇,称为节度,如永昌、弄栋、银生、拓东、通海、铁桥都曾设过雄镇一方的节度。国内壮丁“据邑居远近,分为四军,以旗幡色别其东南西北”,每面置一将,“四军又置一军将统之”。每需征兵,只下文书与村邑理人处,规定来往的日期,壮丁便自携兵器而来。出征,南诏还派清平官或心腹人员到军中监视,考査将士是否忠勇。

南诏的生产,以农业为主。现区“唯业水田”以二牛抬杠法耕作,夏秋种粳稻,冬春植豆麦。“蛮治山田,殊为精好”。收割毕,“据佃人家口数目,支给禾稻,其余悉输官”。南诏盛养柘蚕,纺丝织絹,“锦文颇有密致奇采”,特别是大和三年后,四川工匠入南诏,丝织品更加精美。南诏境内,许多地方都产井盐,有的井深80尺,“盐洁白,味美”。有的制成颗盐,每颗约一两二两,“有交易即以颗计之”。南诏境内动物,除一般家畜家禽外,以象、鹿、犀、越赕马为多;水果以荔枝、槟榔、椰子、甘桔、波罗蜜为著;矿产以金、银、琥珀等的开采为重;军器以铎鞘、郁刀、浪剑等驰名。在从事这些生产过程中,百姓的负担是很重的。采金者“纳官十分之七八”,“如不输官,许递相告”;优质盐惟供南诏王室取用;织出的锦绣作“蛮王并清平官礼衣”,百姓不准作衣服。这些都可窥见当时生产发展的水平及社会阶级关系。

与社会的发展相适应,南诏的城镇建设,商业贸易均有很大的发展。南诏的首府羊苴咩城,其核心部分为南诏官员居住、办事之所。入门楼,“行三百步至第二重门,门屋五间,两行门楼相对,各有牓,并清平官、大军将、六曹长宅也。入第二重门,行二百余步,至第三重门。门列戟,上有重楼。入门是屏墙。又行一百余步,至大厅,阶高丈馀。重屋制如蛛网。架空无柱。两边皆有门楼。下临清池。大厅后小厅,小厅后即南诏宅也。”由此记载看,宫室层叠,建筑富丽。从宫室,也可看出当时的等级关系及建筑水平。生产和城市的发展,促进了商业贸易的增加,不仅南诏内部各地交易有所增加,与周围地区也有贸易。“大羊,多从西羌、铁桥接吐蕃界三千、二千口将来博易。”在西部还以“江猪、白氍及琉璃,罂为贸易。”由上所举要点,可概见樊绰《云南志》的多方面的史料学术价值。

《云南志》所用资料,除部分是新补者外,较多的,可能采自袁滋的《云南记》。而袁滋的书,又可能是他出使南诏期间录自南诏的有关书籍,因之,樊绰虽未亲至云南,书中所载有关南诏情况,大都真实可信。当然些地方,他因无实标调查,难辨前人记载的虚实,间有失误。樊志有各种版本,已出版的,以向达《蛮书校注》较好。

责任编辑:南诏:百族居处的西南边陲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