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诏:百族居处的西南边陲政权汉语新诗鉴赏(37)牛汉?周碧华?李见心?刘大白?李金发photoshop明度锐化和亮度锐化

让我们在罪中堕落得慢一些

一字生辉——古诗炼字之妙赏析
杜甫《将赴荆南寄别李剑州》赏析
4.15语文作业

▎ 八行诗

作者:李南

在雨中发一会儿呆,

向那对甲虫情侣微笑一下。

日子,尽可能从容起来

激情,请不要瞬间燃烧殆尽

留一点回忆给未来。

留一点氧气给郊外的紫苜蓿。

让时间成为流年

让我们在罪中堕落得慢一些。

〔诗人简介〕

李南,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于青海。1983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1994年出版诗集《李南诗选》,2007年出版诗集《小》。作品被收入国内外多种选本。现居河北石家庄。

〔诗歌赏析〕

从文本李南到现实李南,我用了至少十年的时间。2012年9月,《十月》杂志在湖南资兴举办了一个颁奖及采风活动,我见到了作为获奖作者之一的李南。那次诗会,使我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喜欢李南。

李南是那种完全原生态的女人,不描眉,不画目,不涂脂,不点唇,在我看来,不化妆的女人她的自信是在骨子里的,她不依凭任何外力来伪饰自己。不化妆的女人事实证明往往比化妆的女人有着更长的青春保质期,她们的脸不会被化妆品伤害,不会在中年以后脸部呈现僵硬呆板状。李南是那种让人见了心里舒服的人,她皮肤白皙,眉眼和顺,她不会让你一见惊艳,但会让你越看感觉越好。

有一种共同的观点是,三十岁以前的长相是爹妈给的,三十岁以后就是自己修来的。李南的修为在哪?和她短短的几天接触,我了解到她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有着自己坚定的信仰但不像我遇到的一些基督教徒老爱强迫人信教,她只是温和地说出她的见解,言谈间会出现“主”的字眼。因为有信,李南的爱是广博的,这种爱在她的许多诗作里都有体现。譬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呼唤》:大街上一个孩子喊“妈妈”,所有女人都回头。无论谁,都会在这首诗面前会心微笑,心里涌上一丝甜蜜的颤动。这个场景的捕捉(或想象),符合人心中对幼小生命的关注,对温暖亲情的向往。

在那次诗会,李南用好听的北方口音不紧不慢地说起因为关注一些公共的社会问题而引发的一些麻烦,譬如有关部门的约谈,等等,这使我非常佩服她深刻的批判现实意识和付诸行动的勇气。一个女诗人除了写诗还能做些什么,李南用行动做了回答。近年,诗人蓝蓝也在教育问题上对现行的教育体制提出了尖锐的质疑,也是我所佩服的。水平有限,我无法有李南和蓝蓝的作为,但我愿意借此表达对她们的深深敬意。我们经常说,有的诗人写诗了也不是诗人,有的诗人,不写诗也是诗人,李南和蓝蓝可以说是,写诗也是诗人,不写诗也是诗人。

也是在那次诗会上,我亲眼见证了李南的好酒量(据说女诗人中同样好酒量的还有荣荣),每次餐桌上,男同胞们都爱和李南同桌,李南以一当十的大将风度折服了他们。资兴会议采用的都是自助餐形式,大家端着盘子随意就坐。有一回我亲耳听见一个男诗人很当真地对一个女诗人说,某某你能不能到那边去,这个位置让李南坐?那个女诗人气呼呼端着盘子走了。我突然明白,原来,酒友可以比诗友更铁。我深为自己不能喝酒而遗憾,回京后,我开始日日练酒两小杯。坚持了一段时间也没发现有何长进,遂愤然停杯。此为后话。

李南是个产量不丰的诗人,她自己说一年也写不了多少首。我不知这是她自谦还是真实的,就我所阅读到的李南诗作,也确实不多。但就这不多的诗作,却有不少已成名篇,像《下槐镇的一天》,像《故乡》,像《和我在一起》,等等。基本上李南已形成了她的风格,她的诗总能营造出一种犹如广阔平原的意境,诗作铺开很广,诗人关注的点却又能集中到人性的幽微处,阅读感觉是既苍茫,又动情。

按李南在某封信件中的自述,1980年代,由于受当时隐喻、晦涩诗风的影响,她也曾写下一大批自己也不能读懂的诗。以词语的新奇组合冲撞视觉,以自造的生僻词汇自我陶醉,这些不知所云的东西,现在仍存在她的诗歌练习本上,它们给她的惟一教益是做了她写诗的反面教材,给她警醒,让诗回到诗来。循此诗路读李南的《八行诗》,我们确实感到她所言不虚,每一句都不给读者设置障碍地写来——这种诗的写作难度其实非常大,属于硬功夫的那类,检验的是作者的人生积淀和精神内蕴。譬如“让我们在罪中堕落得慢一些”,联系到作者基督教背景所提供的原罪说,一般人确实很难写出这一句。而其中的“慢”字,是一种绝望(堕落是必然的),也是一种自我提醒自我约束(堕落是必然的但不要那么堕落),整首诗在前面七句的缓慢叙述中于此获得反观内省的力量。(安琪)

嘉宾自我简介:大家好,我是晓琪,来自广东河源,是个地道的客家女孩,目前就读于广州大学播音与主持专业。我喜爱朗诵,喜爱朗诵诗歌,喜爱在优美的诗句里体验春花秋月,和夏雨冬雪。在诗歌面前,我们都是纯粹而美好的。

责任编辑:南诏:百族居处的西南边陲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