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诏:百族居处的西南边陲政权游在武汉你不來我不老

住进医院的日子(二)

战友情深
我们的纪念册
母亲期颐记(上篇)
2019.05.20日,这是终生难忘的日子,上午八点进入手术室,中午十一点零五分从手术室回到病房,麻醉药还末完全失效,伤口没有感觉到痛,但口很干,很想喝水,又不允许喝水,只能用棉签 蘸水涂在嘴唇上来缓解口渴。     接着有序的一级护理开始实施,梁萍是主管护士,她个子约有1.62米高,据她说:她在护士这个岗位上干将近二十年。我认为重复做一件工作,坚持做到一万个小时,就是专家了。这里的医护人员对待病人同如自己亲人一样热情贴心。医生,护士早上查房都向病人说:“早上好”。 手术前挂着吊液进手术室至手术结束,手术后增量打消炎灭菌非抗生索针水。套上自动检测血压仪. 自动监测心电图仪,实行24小时监控监测。仪器监测与人工监控相结合,护士每隔30分钟进病房问望切观察。套上氧气管实行24小时输氧。自动监测监控和输氧持续至22日中午才撤下来。21日当天打消炎灭菌吊针8瓶,22日至25每天挂四瓶,26日减少至一瓶。 自二十日晚上九点钟左右开始感觉头痛,脸发热辣辣的,口渴全身不舒服持续到二十一日上午九时左右,整个夜晚都在呻吟声中度过。下午三点钟开始发冷,半个小时后转发热,报告护士,回答是她们测量体温属正常范围,但建议买一支人工测量体温器,自己测,老伴到24小时便利店买了一支人工测体温器,一测体温38.6度,立即报告给主管护士,护士再向主管医生报告。第二天上午八点三十分医生查房时进一步了解病情,从二十二日调整用药方案,撤消非抗生素消炎灭 菌针水,改静脉吊挂进口青霉素,早晚各挂一瓶至二十五日晚上。增加口服丸和冲剂,发热到38.5度时服一粒退热丸,这一改用药方案,治疗效果明显,体温从38.6慢慢下降至38.4.38.3.37.7,37.3,36.9,36.5,二十五日体温恢复正常状态。但二十三日又冒出痛风,左脚脚尖腕角处痛得历害,抬不起脚,报告医生开出一粒止痛丸,当晚服丸后,痛风有所缓解,第二天继续服痛风丸,二十五日基本控制住不痛了。从21~25日连续五天没有排便。26日早餐后服排便丸,半个小时后有要排便感觉,未经护士同意起床提着血尿袋在老伴的搀扶下慢慢走进卫生间坐在便池上艰难地拉屎,大便慢慢的向下排,但又排不出,经几次努力用力,密便终于被挤出来了,母指头大小,一粒一粒,硬硬的。下午4点半左右又有拉大便的感觉,这一次顺畅了,一股气拉出一大条像香蕉屎,舒服啊! 7点35分秦医生到病房询问昨天自己下床走到卫生间排便有什么感觉?有没有发烧?我回答第一次排便很困难,第二次就顺畅了,25~今天没有发烧。秦医生说今天拔肾造瘘管。9:20秦医生带队查房,这几天感觉怎样?我说:没有发烧,痛风也不痛了,排便也畅通了。他说今天拔掉肾造瘘管,观察一天,没有异常明天(5月28)可以办出院手续。今天不挂吊针了。 9点25分护士要更换尿袋,特意问我:“刚才医生怎么说”?我回答秦医生说今天拔掉插管,没有异常明天可以出院了。护士当即用笔修改尿袋使用时间,不换了,减少浪费,为病人省了15元。 9:35分实践医生为我拔出肾造瘘管,先对伤口进行消毒处理,仍后轻轻拔出插进肾内的瘘管,没有感觉痛。要求右侧卧睡两个小时,防止血顺着伤口流出。 2019年5月27日上午11点10分接到番禺中心医院《泌尿外科患者出院须知》书面通知。2019年5月28日早晨5:10分,护士将插进尿道的胶管拔掉,舒服啊!   住进医院12天的日日夜夜,我真切地体会到医疗科技的进步给医护人员准确诊断和科学护理提供了有力保障和支持:一是诊断的精确性,能精准定位病灶的位置,例如B超,CT都是很先进的珍断仪器;二是外科手术都是智能手术工具,仪器,对患者创伤面积微小,安全系数高;三是为护理人员提供了智能护理工具:例如:体温测量仪.患者手表二维码与配药.打针扫二维码匹配,杜绝打错针发错药;四是检杳治疗周期的缩短等等。 另一方面医疗科技的进步 也给患者增加了体检项目和费用,高科技高费用,普通住院,施行小手术,患者每天平均消费约 2000 元左右。这一次住院医疗费总金额为:26931.82元,医保账户支付21480.62元,个人自付5451.2元。医疗费贵呀?  住进医院12天的日日夜夜,得益于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护理,手术后连续低烧4个日夜,幸好及时发现,调整治疗方案,从二十三日开始打进囗青霉素,25月体温正常,身体很快复正常。 住进医院12天的日日夜夜,孩子们都很孝顺,家人的精心照料,我的病很快痊愈。动了手术才知道有多么痛苦难受,家人陪伴在身边感觉最贴心最亲近最温暖,特别是老伴日夜陪护,还要接孙子,做饭,搞卫生等等,这段时间真的累坏老婆了,心疼呢! 住进医院,睡在病床上,我想了许多,人活在当下,处处都是在执着和迷茫中坚持,更是在自己欺骗自己中活着。人一生都在为了名誉,地位,金钱,权利打拼,而且成了虚伪的奴隶。人人都懂得这些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却不惜代价为此付出。人究竟在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失去了的时候,才能清醍吗? 住进医院12天的日日夜夜,我思考着,人在大病睡在病床上,这时候才明白,原来金钱不能带走,即使自己赚再多的钱也好,生活多么富裕也好,远远不如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健康是1,其他都是0。 健康是“金子”,是事业的前提,是生命的基础,拥有健康就拥有一切,失去健康就一无所有。筑起我的健康长城!写作于:番禺中心医院泌尿外科1号房5床 2019.05.27
责任编辑:南诏:百族居处的西南边陲政权